进入公司后的感想  
 
  政策法规
 
金字塔尖创业公司的创业者:没有生活工作时间“996
/    2018-10-11    2018-10-11    被访问次

  今年25岁的刘佳杨,手机处于24小时待命状态, 她从睁眼到合眼,手机不敢离身,不敢设静音。

  入职这家文化创业公司前,刘佳杨听闻将去的部门,跟着项目而奔忙。她还挺庆幸,“项目结束了总能清闲一阵”。入职后被现实“啪啪打脸”:不是五六个人合力攻一个项目,而是一个人兼顾五六个项目。

  “就算真没项目做,你也要在上司面前假装很忙很充实的样子。”在项目“空窗期”的一个中午,刘佳杨饭后买了一杯奶茶,归来时惬意的表情被上司瞥见了,立马折合成部门会议上的反面教材。

  近年来,一批集中涌现于互联网领域的创业公司,它们成立时间较短,总估值却异军突起,攀上各行业内的金字塔尖,也惹得年轻人心驰神往。

  今年过30岁生日那天,逯瑶并没产生其他女生会有的哀怨感。因为以后见客户时,终于不会再听到扎心的惊叹:“哎呀,公司怎么只派了个小姑娘来谈判?”

  其实,这个“小姑娘”20多岁已当上某科技创业公司的高管。白天,她坚持让办公室的门一直敞开,方便随时召唤员工,也方便随时冲向CEO办公室。晚上,大家一个个下班了,逯瑶可以安静休息一阵--她是指看完桌角那一厚叠政府事务部整理的材料。

  金字塔尖的创业公司生于风口,顺势而为。相较于传统企业的风平浪静,前所未有的新机遇,代表了创业公司的生命力,是年轻人自由发挥的新平台;但风向变的时候,一切都可能发生改变,未知亦是挑战。在这里,年轻人得到的是“毒药”还是“蜜糖”?

  从北京大学毕业后的8年里,85后青年余伟先后在两家体育用品公司做销售。2017年初春,他触到了事业的瓶颈期,于是把目光瞄向了一家电子商务类的创业公司,开启了“996”工作时间表。

  这家创业公司以 “不拘一格降人才”著称,用很高的薪酬待遇,大量收割传统行业的各路人才。“这家企业的哲学是给你两倍的工资,做三四个人的工作。招聘给我起初造成错觉,好像门槛不算高,实际上这是它聪明的地方:相对普通的人才都能得到邀请,这就对更好的人才产生更大吸引力”。

  余伟后来领悟了,公司通过“收割”,消化学习传统行业里的精华部分,把最好的经验沉淀到自家体系里。

  首先,成长速度和信息量是过去8年的总和都无法与之抗衡的。余伟发现,公司里的年轻员工不会感受到很强的层级概念,自己负责的岗位有复合性,业务限制较少,一下子承担很多角色,不怕操作不了,就怕自己没想法。

  创业公司的节奏快得过瘾。余伟说,在前东家作一个决定,沟通链条很长,大项目要做成,周期起码半年到一年。而如今所在的企业,项目从决定到落地再到复盘,不超过3个星期。

  最初两个月,此间的“快”,让余伟感觉到自己做了完美的人生选择,但很快,他时不时掉进茫然失措的时刻。创业公司有一大特点是“来去匆匆”,变化时刻在发生。余伟所在的公司组织架构变化很快,“这3个月你做一个业务,刚刚得心应手,未来3个月业务就可能被取消了。”他更难习惯的是顶头上司时刻在变换,有的同事3年换了20个上司;还有一个部门新人,招聘面试他的是A上司,他在兴高采烈的入职路上接到通知:部门上司已换成B先生。

  “每换一个领导,原先团队的默契和平衡就被打破了,要重新适应新领导的节奏。而且万一新换的领导原本不是该领域的,‘教育boss’的成本会很高。”

  具体工作过程中,创业公司的上司永远只要一件事的结果,过程任你发挥--传统行业里慢慢学习适应,上司带你成长的情形基本不可能出现。余伟说,曾有整整两个月没见到上司人影,“他活在只言片语的邮件中,但你不能撂挑子”。余伟硬着头皮“自作主张”,战战兢兢胡乱摸索。

  今年25岁的刘佳杨,手机处于24小时待命状态, 她从睁眼到合眼,手机不敢离身,不敢设静音。

  入职这家文化创业公司前,刘佳杨听闻将去的部门,跟着项目而奔忙。她还挺庆幸,“项目结束了总能清闲一阵”。入职后被现实“啪啪打脸”:不是五六个人合力攻一个项目,而是一个人兼顾五六个项目。

  “就算真没项目做,你也要在上司面前假装很忙很充实的样子。”在项目“空窗期”的一个中午,刘佳杨饭后买了一杯奶茶,归来时惬意的表情被上司瞥见了,立马折合成部门会议上的反面教材。

  近年来,一批集中涌现于互联网领域的创业公司,它们成立时间较短,总估值却异军突起,攀上各行业内的金字塔尖,也惹得年轻人心驰神往。

  今年过30岁生日那天,逯瑶并没产生其他女生会有的哀怨感。因为以后见客户时,终于不会再听到扎心的惊叹:“哎呀,公司怎么只派了个小姑娘来谈判?”

  其实,这个“小姑娘”20多岁已当上某科技创业公司的高管。白天,她坚持让办公室的门一直敞开,方便随时召唤员工,也方便随时冲向CEO办公室。晚上,大家一个个下班了,逯瑶可以安静休息一阵--她是指看完桌角那一厚叠政府事务部整理的材料。

  金字塔尖的创业公司生于风口,顺势而为。相较于传统企业的风平浪静,前所未有的新机遇,代表了创业公司的生命力,是年轻人自由发挥的新平台;但风向变的时候,一切都可能发生改变,未知亦是挑战。在这里,年轻人得到的是“毒药”还是“蜜糖”?

  从北京大学毕业后的8年里,85后青年余伟先后在两家体育用品公司做销售。2017年初春,他触到了事业的瓶颈期,于是把目光瞄向了一家电子商务类的创业公司,开启了“996”工作时间表。

  这家创业公司以 “不拘一格降人才”著称,用很高的薪酬待遇,大量收割传统行业的各路人才。“这家企业的哲学是给你两倍的工资,做三四个人的工作。招聘给我起初造成错觉,好像门槛不算高,实际上这是它聪明的地方:相对普通的人才都能得到邀请,这就对更好的人才产生更大吸引力”。

  余伟后来领悟了,公司通过“收割”,消化学习传统行业里的精华部分,把最好的经验沉淀到自家体系里。

  首先,成长速度和信息量是过去8年的总和都无法与之抗衡的。余伟发现,公司里的年轻员工不会感受到很强的层级概念,自己负责的岗位有复合性,业务限制较少,一下子承担很多角色,不怕操作不了,就怕自己没想法。

  创业公司的节奏快得过瘾。余伟说,在前东家作一个决定,沟通链条很长,大项目要做成,周期起码半年到一年。而如今所在的企业,项目从决定到落地再到复盘,不超过3个星期。

  最初两个月,此间的“快”,让余伟感觉到自己做了完美的人生选择,但很快,他时不时掉进茫然失措的时刻。创业公司有一大特点是“来去匆匆”,变化时刻在发生。余伟所在的公司组织架构变化很快,“这3个月你做一个业务,刚刚得心应手,未来3个月业务就可能被取消了。”他更难习惯的是顶头上司时刻在变换,有的同事3年换了20个上司;还有一个部门新人,招聘面试他的是A上司,他在兴高采烈的入职路上接到通知:部门上司已换成B先生。

  “每换一个领导,原先团队的默契和平衡就被打破了,要重新适应新领导的节奏。而且万一新换的领导原本不是该领域的,‘教育boss’的成本会很高。”

  具体工作过程中,创业公司的上司永远只要一件事的结果,过程任你发挥--传统行业里慢慢学习适应,上司带你成长的情形基本不可能出现。余伟说,曾有整整两个月没见到上司人影,“他活在只言片语的邮件中,但你不能撂挑子”。余伟硬着头皮“自作主张”,战战兢兢胡乱摸索。

 楼市焦点
 
 行业新闻
 
 热点信息
 
 
 
| 广告服务 | 合作伙伴 | 客服中心 | 诚征英才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版权说明
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 www.g22.com